Danielkl

Happy  birthday  jin🎂1204

            愿你永远像现在一样快乐
             永远爱你
             love   yourself

             love   myself

【糖珍】白水岁月

caro:



打开门,扑鼻而来呛人的烟味,落地窗前的窗帘严丝合缝被拉拢,屋内一片昏暗。


金硕珍脱下外套搭上椅背,头也不抬说“抽烟出去抽吧,或者把窗户打开。”


倚在沙发的人影晃动两下,没有动作。


他轻不可闻叹口气,走过去拉开窗帘,一时间竟被涌入屋内的阳光晃花了眼。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闵玧其突然的问话让他正在推窗的手猛然停顿,但也仅仅几秒,他继续推窗的动作“记不清了。”


接着男人哼笑一声,明明人在两米开外声音听着仿佛近在耳边。


“我们都怎么过来的?”说这话时闵玧其向他望过来,指间还夹着未燃尽的烟,比起问他更像在问自己。


金硕珍也笑了“我也不明白。”


纠缠到现在,都倦了。



他们吵了一架,闵玧其最后瞟他一眼,套上外套出了门。


今年是他们在一起第十年,他说的“记不清”并不是真的不记得。


是从何时开始他们之间交流渐少,在家中也是各做各的,其间有过小争执,但绝没有什么怨恨。


金硕珍想,他们大约再找不回确认关系那段时间的激情了,他已经是个洒脱的人,闵玧其的性子却比他更自由。


现在想来,或许他们并不是最合适的。如同温水煮青蛙,越到后来越不想挣扎,消耗激情,一路纠缠到现在,寡淡如白水的日子让人提不起劲却又无法随便放下。


而这一次,男人疲惫的神情或许预示他们将不再纠缠,而自己没有过多起伏的情绪似乎也在告知着他们之间不会再有其他故事。



距离闵玧其出门已有两个小时。


奇怪的是,在两人争吵时,金硕珍脑海里只会涌现越来越多他们在一起不愉快的时刻,而当现在他一个人站在安静的房屋里,愉快的回忆便争先恐后挤入大脑。


他们没有一纸婚约、没有正式的婚礼、也没有父母的祝福,寒碜的宴席上甚至没有鲜花和戒指。


在一起那年闵玧其还是个穷小子,金硕珍则是个普通家庭的独生子。


年轻人的爱情总是那么义无反顾,被人说“愚蠢”“不现实”也不管不顾。


金硕珍依稀记得那阵娱乐圈有件事闹得很大。


富二代人气女星爆出绯闻,一时间娱乐板块头条都被她占据,网友一路扒出她绯闻对象的身世:一个没名没姓的穷小子,谩骂和认为她被对方花言巧语欺骗的解释接踵而至,她索性解约赔付违约金退出娱乐圈,后来由于得不到家人认可甚至和父母闹僵了关系。


金硕珍当时正坐在办公室,听同事讨论女星与家人的不合八卦,摸着手背刚结痂的划伤想到了自己和闵玧其。


金硕珍在上周向家人出柜,母亲震惊又心痛的眼神他至今忘不掉,父亲怒目圆瞪,扬起的拳迟迟没有落下,最终只是抄起桌上的花瓶扔在地上,飞溅的瓷片划过他手背留下一道伤口。


他像感觉不到痛,用指尖抹去渗出的血。


回到出租屋后闵玧其自然瞧见他手背的伤,黑发青年默不作声去拿酒精和创可贴。


他们站在狭窄客厅的中央,四周堆着大大小小的旧纸箱,里面是廉价买来的二手家居用品。


闵玧其站在他身前,小心翼翼用蘸了酒精的棉棒擦拭他手背的伤口,金硕珍垂眼只能看到对方微低着头,细致又谨慎为他贴上创口贴的专注神情。


“你都告诉他们了?”


金硕珍点点头,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抬头看自己又开口“说了。”


“他们一定很生气”闵玧其说着,用指腹轻轻抚了抚创可贴边缘的小块皮肤。


“还行,还没揍我”他低头瞟一眼青年头顶的发旋,黑发下有一小块早已愈合的伤口。


带来那道伤的人是他。



他们从小在一个院里长大,那时闵玧其的父亲还是个虽不和蔼但也只是态度略严肃的中年男人,一次醉驾让闵玧其的母亲早早离世,当时驾驶车辆的人正是他的父亲。


兴许是自责或是失去挚爱的伤痛令男人开始自暴自弃,抽烟酗酒样样不落甚至愈发严重,每日酒醉归家父子两总是爆发争吵,随着闵玧其年龄的增长,他们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好几次金硕珍都听见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他一边做习题册一边心惊胆战听着窗外的动静,回过神来发现草稿纸上画满了不知所谓的线条。


又是一晚激烈争吵,隔天闵玧其带着嘴角的伤敲开他的门。


“闵叔打你了?”金硕珍捧着对方的脸查看伤口,皱着眉又气又急“怎么这样啊!”


“一个醉鬼而已”闵玧其吸了口气“弄不死我。”


恰巧这时闵玧其的父亲找过来,听到这话就是一句“混小子说什么呢!”


闵玧其也不怕,斜睥过去冷哼道“我说的不对?哦……你不只是醉鬼,还害死我妈。”


“闵叔别气,他说话就是冲了点”眼看着男人两步冲过来,金硕珍见势不妙立刻上前,虽说拦在中间位置,却是将闵玧其护在身后的姿态。


听男人骂骂咧咧,闵玧其嘴下也不留情,本来只是嘴上交锋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推搡,金硕珍夹在中间进退两难,只得不停劝导。


过程中或许是谁无意推了他一把又或者他自己没站稳,等他反应过来,半个身子已经向后仰倒,闵玧其在那短暂的一瞬扯住他,把人拉过来的同时用手掌护住他的后脑,自己却由于惯性摔倒在楼梯,后脑正好磕在台阶边缘。


立刻就有血涌了出来,金硕珍一手摸过去就是一抹鲜红,闵玧其仰倒在台阶上半晌说不话,只从齿缝挤出嘶嘶的吸气声。


金硕珍已经没有心思思考那是头皮外伤还是会颅内出血,他搂着闵玧其的脑袋有些无助的望向站在上方平台的男人。


成年人在处理意外情况时到底比未成年人更为熟稔,男人没有多想,快步下来简单查看上楼后背着人下楼,金硕珍小跑着跟在后面几乎被落下。


送到医院后缝了两针,好在是头皮外伤,等待结痂就好。


金硕珍局促地站在一旁,低着头一声声重复“对不起”,倒是闵玧其和个没事人似的,颇为无奈望着他“快别念叨了,多大个事。”


无论多久他对闵玧其这种随便遇见什么情况都泰然处之的态度不能很快适应,边笑道“别贫了”边一掌拍向人背上,后知后觉又收了些力气。


闵玧其也不躲“我可是病号,你收着点。”


轻松的氛围持续到闵玧其父亲推门进来,那之后他们相对无言。



几年后的婚宴,金硕珍的父母没来,闵玧其的父亲却来了。


他没有入座,毕竟之前对于两人的关系他也持反对态度,闵玧其自然也没将他列入宾客范畴。


鬓角微白的男人立在外围,一扫往日萎靡不振的模样,皱眉露出难得的笑容,和着稀稀拉拉几位宾客的掌声抬手鼓掌。


掌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响。



头顶吊扇晃晃悠悠转动着,卷起哗哗的风声。


金硕珍抬起手,指尖插入闵玧其发间轻轻梳理对方的头发,感受着柔软发丝扫过指间的触感,闭眼勾唇轻笑。


“你别笑”青年在这时抬头,神色认真“不想笑就别笑了。”


他突然笑不出来。


他又记起等公车时听到的女星与家人闹僵的八卦。


女星一系列的举动足够随性,他不能也不会去评判这个女星的行为是对是错,可他想至少对方还有硬气的资本,而他和闵玧其甚至没有足以支撑的物质资本。


他只能更拼命的工作,加班也矜矜业业,终于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


他并非同事形容的那样“很厉害,什么工作都能轻易做好”,事实上,他往往会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但他从不说自己的辛苦,只是把更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


得益于此,他的职位稳步提升,某日从同事嘴里听到“金部长”的称呼才顿悟自己在公司已掌握了一定话语权。


闵玧其也混出头,原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下rapper,和金硕珍吃泡面啃面包过着拮据生活,如今也有了闵pd的名号,两人的日子宽裕起来。


在一起的第三年,他们从地下室搬到小区公寓,第一次去市中心的高档餐厅共进晚餐。


为此他们特地去买了两套西装,布料硬挺、剪裁得体,再不似刚工作时买的那套布料绵软、皱皱巴巴的西装了。


他们坐在顶层靠窗的卡座,从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城市,这种居高临下的视觉让金硕珍内心感慨万分嘴上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真不容易”他给自己叉了一块鹅肝。


太不容易了,无论是从两个愣头青混到现在这光景,还是他们能够“结婚”。


闵玧其抿一口红酒,看坐在对面的人细嚼慢咽“味道怎么样?”


“还行,但说实话”他吞下嘴里的食物“高中门口那家烧烤摊味道更好。”


闵玧其笑得抖了抖肩,撇眼看向别处,手腕上的金属表带折出一缕灯光晃过金硕珍的眼“我也这么认为。”


那家烧烤摊现在已经闭店,过去两人时常在那吃东西,价格便宜,真要说美味倒也达不到,大约是停留在记忆中无法复制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他潜意识里将食物的味道美化了。


那会闵玧其家刚出事,母亲离世对他打击不小,但他没有因此自暴自弃,只是对父亲多少有怨恨,不在家里吃饭或者很晚回家也是常事。


不回家也不能不吃饭啊?金硕珍看不下去,凑着自己的零花钱有事没事拉着闵玧其在各个摊位买点东西填肚子,钱攒的多一点就会去烧烤摊点几个串。


闵玧其最开始还拒绝,耐不住金硕珍不停念叨便跟着去了,但白吃白喝总归过意不去,于是偶尔也送他点不值钱的小玩意,他高二生日那天,闵玧其东拼西凑攒钱给他买了双鞋,是他看中许久但由于价格偏贵一直不曾向父母讨要的物品。


那段时光纵使有些细节已经模糊,但大体情景直到现在他都记得。


用餐后,他们去了附近的游戏城,金硕珍看中一个毛绒玩偶,像块棕色的饼干,圆形,有鼻子有眼还有细细的手脚。


“哎闵玧其,你看那个像不像你?”他捣了闵玧其一下,轻抬下颚示意对方看摆在奖品架上的玩偶“我还挺喜欢的。”


闵玧其瞟他一眼“就你这技术,能打中吗?”


他没搭腔,直接投了币,直到手里的游戏币用完也没能抱得玩偶归。


“继续?”闵玧其在一旁掏钱。


“不玩啦,打不中”他笑着摇摇头“也不是什么必需品。”


金硕珍没放在心上,第二周闵玧其抱着饼干玩偶回家时他才想起有这么回事。


“你打到的?”他有点惊讶,在他的印象里闵玧其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天赋。


“嗯”男人把玩偶往他怀里一丢,没做解释。


他捏了捏玩偶毛绒绒的脸颊,又把头埋进去,声音绵软又模糊“行啊你,花了多少?”


闵玧其比了四根手指,金硕珍沉默了,几秒后安静的客厅爆发出一阵大笑。


“哎我去,闵玧其你是三岁小孩吗?”这么执拗。


“会喜欢玩偶的人才是小孩吧”男人白他一眼后抬手“要不要,不要我扔了。”


“别别别”金硕珍伸手去挡“玧其送我的,我可喜欢了。”


说完又抱着玩偶笑倒在沙发上,闵玧其站着看他一会后也龇牙咧嘴地压上来。



突然下起雨,淅淅沥沥的雨混着夜晚三两车辆驶过溅起的水声拉回他的思绪。


他抬眼看挂钟,时针指向11点,距离闵玧其出门已有三个小时。


金硕珍回忆起小时候曾看过的一篇短文,从书柜角落翻出来的纸张泛黄的便宜薄册,他匆匆晃过又塞回角落。


大概讲的是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吵架后,丈夫愤然出门,妻子在屋里流着泪逐渐回忆起两人相处时的美好瞬间,在她越想越难过时丈夫回来了,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水果,说自己出门生着气呢看见妻子爱吃的东西后就走不动道,于是扭头回来了。


是这样一个理想化的故事,这本当是被淘汰的记忆,此刻却被单独拎出来摆在眼前,竟让自己感到莫名相似。


他回忆起很多过往,包括闵玧其不少可爱的地方。


小个子的可爱。


得到比自己想要的多一点的爱就会很感动的可爱。


就连吵架后出门时轻轻带上门的动作也是可爱的。


金硕珍仰躺在沙发上,天花板的顶灯亮的刺眼,他眯起眼,视线转向角落未完全结成的蛛网。


顶灯是前些日子闵玧其换的,那天他们坐在沙发上,他看着电视,闵玧其倚在一旁玩手机,谁都没有说话。


突然灯熄了,只有电视屏幕还投射出幽光,他听见闵玧其轻啧一声,身旁沙发面缓缓弹起,接着是对方趿拉拖鞋去里屋翻东西的声音。


没一会廊灯被打开,闵玧其拖出折叠梯,手里拎着灯泡挪出来。


金硕珍看着对方略显笨拙的模样,放下遥控板起身“我来吧。”


“不用”闵玧其径自来到吊灯下,架起折叠梯迅速上了四个台阶,大约是身形不稳,台阶在此时轻轻晃动,闵玧其停下脚,顿了顿后开口“帮我扶着点。”


金硕珍没忍住笑,收到对方的眼刀后故作镇定轻咳两声“行。”


闵玧其没回话,但他的确笑了。


在廊灯暖黄灯光掩映下偷偷扬起嘴角,露出像在掩饰窘迫,又仿佛感到有趣的笑容。


有多久见过闵玧其的笑了?金硕珍问自己。


不只是是闵玧其,就连自己也鲜少发自真心的笑。两人在一起时已经很少有什么笑得出来的开心事,其次由于工作原因,他时常出差,闵玧其又偶尔留在工作室,本来交流不多,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各做各事互不搭理。


金硕珍是个笑点很低的人,刚搬入地下室那会,随便讲个冷笑话都能被自己逗得哈哈笑着捶墙,闵玧其在冷笑话这块领域反应迟钝,但也会敷衍地附和或是撇撇嘴说“什么啊,哪里好笑了?”。


嘴上嫌弃着,眼里的喜欢却浓的化不开。



雨水拍打玻璃的声音变响,雨下大了。


金硕珍叹口气,捞了两把伞套上外套准备出门。


走到玄关换鞋时,听见门锁被钥匙转动的轻响,接着门被打开,闵玧其被雨水淋湿的脸出现在眼前。


金硕珍转身去捞挂钩上的干毛巾,还没碰到东西就被男人攥住手腕。


力道不小,他轻轻挣动没有挣脱,抬头撞进对方淡淡望着他的眼。


“怎么……”


“我饿了”闵玧其将话截断,雨水顺着他额发滴落,他眯了眯眼,神情逐渐放松柔和“想吃烧烤。”


“……有病”金硕珍简直无语又想笑。


“我买了炸鸡。”


金硕珍低头看了眼男人提着的口袋,显然被护得很好只有边缘沾上雨水,他顿了顿,挥开对方的手转身往厨房走“只有面,爱吃不吃。”


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轻不可闻的低沉笑音。


是他在过去时常听到的,有些无奈、柔软又愉悦。

谢谢 @海姬 我老婆给我画的jin哥,是个很棒的礼物,辛苦了♡😁

【糖珍】To him

Lane:

HI~又是我!这篇文的灵感是来自之前听的一首歌朴智敏的《to him》,这篇也算是圆了糖爷上次在万圣节那篇文里想向阿珍告白的愿望,(成不成功就似乎有没有下文了,kkkk~)


ps:人物可能会有ooc,请注意避雷!


糖珍的粮真的太少了,明明两人的相处氛围那么和谐来着QAQ


顺便附上歌曲连接朴智敏-to him






“哥,你现在在德国怎么样?病情稳定了吗?有好好吃饭吗?不要挑食,什么东西都要吃一些。成员也过得挺不错的,你不用担心。


  我最近又制作了一张mixtape,过程还算顺利,就是里面有一首抒情曲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来唱。没什么的,最后我找了柾国来唱,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智旻说,你最近好像找了一个女朋友,说你们挺配的,看来你在31岁之前可以结婚这个目标可以达成了。


  哥,其实我有话跟你说,虽然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但我觉得你也是这份感情中的另一个主角,你有应该知道的权利。


金硕珍


  其实我不喜欢跟别人分享同一个房间,但,是你,是你一脚踩进我画的领地线,还把很多东西搬进来,直到那条线扩大变得模糊。


  其实我不喜欢别人管我,但看到你因为我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而说教我,让我惊讶的同时也让我知道自己其实还有人关心的。


  其实我不喜欢看电影,但因为那套电影是你很喜欢的,所以尽管很累我也想当第一个陪你看那部电影的人。


  其实我不喜欢旅行,但因为同行的是你,这让我对这段旅程充满了期待,甚至希望这趟旅行永远不会结束。


  其实我不喜欢你跟成员们很亲密,但看到你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那开心的笑容,我就觉得幸好你不是一个人出道,不是默默的一个人扛。


  其实我不喜欢你说的那句话,“你的辛苦你自己知道就好”,每当看到你独自一人在难受时,我的的心就会不自觉的痛。


  其实我不喜欢玩游戏,但是因为你不嫌弃我玩的差,还会认真的教我怎么玩,这让我慢慢觉得偶尔玩一下游戏也挺好的。


  其实我不喜欢那个站在你身边的女人,我不喜欢你去德国休养的决定,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你的眼里除了我还有别人,


  金硕珍


  我不喜欢你


  但


  我爱你。”


                                                                                                     闵玧其






  当打下最后一个字,闵玧其突然觉得一直堵在自己心里棉花消失了,他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每当夜深人静写下一封又一封的告白邮件,到最后也只是被自己拉到草稿箱里,与那人通话也只是谈谈日常而已,每当他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对金硕珍那份感情时,那人的音容笑貌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将邮件保存好,正当他准备将这封邮件拉到草稿箱时,就被放到旁边的手机信息音吓了一跳,正当他想拿起手机时,手机却接连的响起了信息提示音。“怎么回事?”打开一看,原来是他们的7人聊天组在聊天,他看着满屏幕的感叹号和表情,不解的打了一句“发生什么事?”


“suga哥来了!”


“suga哥,jin哥说他下周就可以归队了!”


“suga哥那么晚才来!我们都已经炸了一轮了!”


“啊啊啊啊啊!jin哥快回来吧!我想念你做的东西了!”


“呀!你这小子!你哥我去了德国那么久,你想的就只有我做的东西吗!啊!心疼!”


“不是的!!!!我有想你的哥!”


“哼!算你这小子”


“既然玧其也来了,那我再说一遍吧!你们的worldwide handsome硕珍哥,下周就可以归队了!”


“你的喉咙没事了吗?”


“嗯嗯,医生说康复得不错,可以继续活动了!”


“是吗,欢迎回来,jin哥。”


“我回来了,玧其”


  闵玧其看着那句话,心里激动得都炸开花了,但当他将已经休眠的屏幕唤醒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那封应该好好待在草稿箱的告白信却显示已发送。


  本来应该在草稿箱的告白信却发送到另一个主角的邮箱里怎么办,在线等!



特别好的朋友,绘画特别好,推荐给大家,如果有想画的角色可以找这位亲故,大家支持一下!😁

海姬:

第一次发画啊啊啊..萌新瑟瑟发抖
这里海姬哒❤

各位我之前一直说要将秋天的记忆这篇贺文发出来的,从8月份就开始说了,但我总是忘记,也没有时间,真的是对不起大家,我有码字,不过一直都十分不满意,拖着拖着就开学了,因为是学生党,家里管的比较严,所以父母都将手机没收了,没有办法赶稿,不过我一定会完成这篇文,但是就不知道大概完成的时间了,真的对不起,一直失约,真的对不起大家

【糖珍】初焰-完结

凉桑mellia:

四.


 


“我将记得你教我如何去爱,你一直是那一位。”


                 —《First love》by 宇多田光


 




十年后,金硕珍成为一位小有名气的钢琴家,有时会辗转于各国表演,有时会短暂歇在异国他乡,享受一段又一段平静淡然的假期。


 


而他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个男人,有人能认出那是位行事向来低调的作曲家,也有人说那是金硕珍的同性爱人,众说纷纭散入风中,终能停留耳畔的唯有悠扬琴音。


 




自成名后,金硕珍很少再回国,思乡情切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他的音乐。




但很意外的是他却选择如年少时父母期待的那样居住在了加拿大,公寓落座于较为僻静的地段,远离嘈杂纷扰。


 


他习惯得很快,无论是当地的风土人情还是饮食习惯,他都默默将其接受并融合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排斥也不厌恶。


 


或许是因为伸手就能触得到令他安心的所在。


 




“早安。”




清瘦男人将一支剪去尖刺的玫瑰放在床头的花瓶中,附身亲吻将醒未醒的人儿额头。


 




“早啊玧其...再陪我睡会吧。”




眼还没睁开就将双手伸出去讨拥抱,在爱人面前,金硕珍还保持着年少时的习惯。


 




“好。”




闵玧其将外套脱下,上床抱住了比沾着晨露的花朵还娇气的人。




他的肺部受过重挫,身体机能从此也偏弱,所以听从医生建议养成了晨起慢跑的好习惯,烟酒从此也碰不得,健康作息都能成为20代年轻人中的榜样。


 


他早在最肆意的年华失去了年少轻狂的资本,可为了怀里的人,一切都显得值得。


 


岁月静好也不失为一种温和舒缓的畅快淋漓。


 






“玧其,我昨天写了支新曲子,但总觉得有几处不流畅,一会你帮我听听看...”




这时金硕珍其实也再睡不着,闭着眼睛往闵玧其怀里蹭。


 




“好。对了,你母亲刚打来电话,说你一直不回电,有些担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才不要回。”


 




“阿珍,你很久没有给家里致电了,他们担心你也是合情合理。”






“就是不要回,闵玧其你讨厌,大清早惹我生气!”




就在金硕珍嘟着嘴转过身把被往头上蒙时,忽然被男人从身后抱住,那人周身带着散不尽的凉气,呼吸却热得熨帖。


 




“我是心怀感激的,毕竟他们没有拆散我们。”






那年两人跳楼时,闵玧其一直将金硕珍紧紧护在怀里,手也托住对方后脑。




最后时刻,他后悔了,倒不是顾惜自己这条命,而是舍不得看怀里人断送一生。




他舍不得看那朵百合枯萎,从来都舍不得。




但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万幸两人被一颗红杉树粗枝刮到缓冲了一下。


 


纵然如此,伤的也都不轻。




尤其是闵玧其,几乎丢了半条命。




院里犬吠不止惊醒了沉睡中的佣人,及时叫来了救护车。


 






闵玧其的父亲本就是金家的司机,听到儿子和金家少爷一同跳楼时吓得两腿打颤,生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更怕金家夫妇不饶过他。


 


金硕珍被护得较为周全,只是外伤发炎导致低烧,意识昏沉间嘴里直唤着闵玧其的名字。




才睁开眼,就不顾一切要下床去找闵玧其,可惜身体虚弱,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吓坏了刚进病房的金母。


 




“玧其呢??妈妈,玧其在哪里啊?他怎么样了?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他力气不大,却凭空生出一股韧劲,耳朵听不进父亲的痛骂和母亲的哭喊,用了十足十的力气跑到医院走廊看见个护士就问。




“请问你知道闵玧其在哪里吗?就是和我一起被送进院的那个男孩,瘦瘦的,长得很白…..请问你知道他....”


 


医院中人见多了生离死别,也就见怪不怪,还是一位知情的护士为他指引了方向。




“就在那个病房,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脱离危险期了。”


 




“谢谢..谢谢...”




得到答案的金硕珍却无力奔去那个病房,他头眩晕得厉害,又因一时激动而脱力,只能瘫倒在地大口喘着气,任由父母将自己扶起。




“太好了,他没事...他没事...”


 


眼泪随着力竭的一刻流出,洗净了不畏生死的无知。




金硕珍哭得胸腔都如同撕裂一般,却又忍不住笑意,活着真好啊,活着真的很好。




只要活着,就还能争取。




死了,才真的万事皆空。无依无靠的魂魄又何谈相守呢。




后来,他每天都去守在闵玧其床边,喃喃自语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父母再也劝不住他了,因为他的眼神太过决绝,死过一次的人毕竟是不同的。


 




“要快点醒过来,不要再睡了,梦里都没有我难道不会觉得孤单吗?”




每次说着这些的时候,金硕珍就觉得自己其实是闵玧其的孩子。




执拗的,任性的,无知的孩子。




希望他能醒来看一看自己,希望他还能吻着自己说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希望他还是那个一往无前爱着自己的少年。


 




这一刻,心愿似乎被上帝听到。




金硕珍终于听到耳边那声沙哑的回应。


 




“..我的梦里,怎么可能..没有你...”




心心念念都是你,朝思暮想都是你,梦里又怎么会没有你的存在。


 






后来,金家父母似乎失去了那个一贯乖巧安静的儿子。




也许是晚来的叛逆,也许是跨越生死的后遗症,金硕珍再也不肯听话,他提出要和闵玧其一起去加拿大留学,如果不可以,他就要跟着闵玧其去流浪,海角天涯都去,从此是生是死都无所谓。


 


胳膊拧不过大腿,金家父母纠结了太久太久,终于在站在窗台边的儿子的一个冷寂回眸中妥协。




总之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比起子女,父母永远做不到太过绝情。


 


 




陪金硕珍出国前,闵玧其沉默着给金家父母跪下磕了三个头,他是骄傲的,也是懂得感恩的。




从此,两人就携手度过漫长岁月。


 


而令所有人都吃惊的则是闵玧其在作曲方面的天赋,甚至他本人都吃惊。


 




陪金硕珍就读音乐学院时他一开始是茫然的,毕竟上学时书就没好好读过几本,不曾想居然在辗转一圈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方向。


 




之后的几年,金硕珍和父母的关系却始终淡淡的,电话中也不愿多聊,而闵玧其就总会在这时劝劝他,比如此刻。




他抱着闹起床气的人,低声轻哄着。


 


“他们很惦念你,一会醒了就回电吧。”


 


听着耳边轻柔嗓音哑哑的回荡,金硕珍终于没了脾气。


 




“好。”




他其实不是埋怨自己的父母,而是埋怨自己。




闵玧其的身体再回不到最好的状态,阴天下雨就浑身疼痛,平日也乏力居多。




金硕珍太心疼了,心疼的同时也憎恶着当年那个任意妄为的自己。




就像个怪圈,置气几个来回都得不出好结论。




这种反思也并没有让他的心绪从此平和,而只是更加执拗而已。


 


可他总是愿意听闵玧其的话,也总是选择闹过脾气后主动回归那个消瘦却坚实的怀抱。


 


是他年少时无法躲闪的,也是他成长后越发依赖的。


 






“那我都答应你给父母回电话了,有没有奖励呢?”




伸手去摸对方的下巴趁机挠痒痒,金硕珍小小声的撒着娇。




闵玧其不像他有那么多痒痒肉,本质上就是不怕痒的人,可他还是热衷于这么做。


 




“当然有。”




一个清冽绵长的吻应声而落,堵住呼吸,攥住心绪,浓烈而浪漫。




而窗头的玫瑰正兀自盛放在最好年华。


 




我爱你,




爱你是洁白的,是红艳的。




是明烈的,又是暗淡的。




总归,是生在心头的血,吸取我全部命数。




从此要我,为你而生。


 


END


 


***又结束一篇。其实这文我本来是计划着在第三章时就结束,算一个BE。但后来想想,我还欠糖老师一个美满HE,那这篇姑且就算是了。其实我就真的不太擅长写糖珍,一直在摸索,最后发现写得还是不够好。这篇文看得人不多,谢谢点赞以及评论这篇文的所有人噢,感谢有耐心看完我这么不成熟的作品,么么哒~ 


 


 


 


 


 


 


 



各位,真的是很抱歉 ,原本我说今天发《秋天的记忆》的,但今天实在是太忙了,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将他完成了,实在是对不起,不过我一定会尽快将他完成的,实在是对不起大家。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晚上回来迟了,明天发,先发个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