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kl

特别好的朋友,绘画特别好,推荐给大家,如果有想画的角色可以找这位亲故,大家支持一下!😁

海姬:

第一次发画啊啊啊..萌新瑟瑟发抖
这里海姬哒❤

各位我之前一直说要将秋天的记忆这篇贺文发出来的,从8月份就开始说了,但我总是忘记,也没有时间,真的是对不起大家,我有码字,不过一直都十分不满意,拖着拖着就开学了,因为是学生党,家里管的比较严,所以父母都将手机没收了,没有办法赶稿,不过我一定会完成这篇文,但是就不知道大概完成的时间了,真的对不起,一直失约,真的对不起大家

【糖珍】初焰-完结

凉桑mellia:

四.


 


“我将记得你教我如何去爱,你一直是那一位。”


                 —《First love》by 宇多田光


 




十年后,金硕珍成为一位小有名气的钢琴家,有时会辗转于各国表演,有时会短暂歇在异国他乡,享受一段又一段平静淡然的假期。


 


而他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个男人,有人能认出那是位行事向来低调的作曲家,也有人说那是金硕珍的同性爱人,众说纷纭散入风中,终能停留耳畔的唯有悠扬琴音。


 




自成名后,金硕珍很少再回国,思乡情切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他的音乐。




但很意外的是他却选择如年少时父母期待的那样居住在了加拿大,公寓落座于较为僻静的地段,远离嘈杂纷扰。


 


他习惯得很快,无论是当地的风土人情还是饮食习惯,他都默默将其接受并融合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排斥也不厌恶。


 


或许是因为伸手就能触得到令他安心的所在。


 




“早安。”




清瘦男人将一支剪去尖刺的玫瑰放在床头的花瓶中,附身亲吻将醒未醒的人儿额头。


 




“早啊玧其...再陪我睡会吧。”




眼还没睁开就将双手伸出去讨拥抱,在爱人面前,金硕珍还保持着年少时的习惯。


 




“好。”




闵玧其将外套脱下,上床抱住了比沾着晨露的花朵还娇气的人。




他的肺部受过重挫,身体机能从此也偏弱,所以听从医生建议养成了晨起慢跑的好习惯,烟酒从此也碰不得,健康作息都能成为20代年轻人中的榜样。


 


他早在最肆意的年华失去了年少轻狂的资本,可为了怀里的人,一切都显得值得。


 


岁月静好也不失为一种温和舒缓的畅快淋漓。


 






“玧其,我昨天写了支新曲子,但总觉得有几处不流畅,一会你帮我听听看...”




这时金硕珍其实也再睡不着,闭着眼睛往闵玧其怀里蹭。


 




“好。对了,你母亲刚打来电话,说你一直不回电,有些担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才不要回。”


 




“阿珍,你很久没有给家里致电了,他们担心你也是合情合理。”






“就是不要回,闵玧其你讨厌,大清早惹我生气!”




就在金硕珍嘟着嘴转过身把被往头上蒙时,忽然被男人从身后抱住,那人周身带着散不尽的凉气,呼吸却热得熨帖。


 




“我是心怀感激的,毕竟他们没有拆散我们。”






那年两人跳楼时,闵玧其一直将金硕珍紧紧护在怀里,手也托住对方后脑。




最后时刻,他后悔了,倒不是顾惜自己这条命,而是舍不得看怀里人断送一生。




他舍不得看那朵百合枯萎,从来都舍不得。




但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万幸两人被一颗红杉树粗枝刮到缓冲了一下。


 


纵然如此,伤的也都不轻。




尤其是闵玧其,几乎丢了半条命。




院里犬吠不止惊醒了沉睡中的佣人,及时叫来了救护车。


 






闵玧其的父亲本就是金家的司机,听到儿子和金家少爷一同跳楼时吓得两腿打颤,生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更怕金家夫妇不饶过他。


 


金硕珍被护得较为周全,只是外伤发炎导致低烧,意识昏沉间嘴里直唤着闵玧其的名字。




才睁开眼,就不顾一切要下床去找闵玧其,可惜身体虚弱,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吓坏了刚进病房的金母。


 




“玧其呢??妈妈,玧其在哪里啊?他怎么样了?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他力气不大,却凭空生出一股韧劲,耳朵听不进父亲的痛骂和母亲的哭喊,用了十足十的力气跑到医院走廊看见个护士就问。




“请问你知道闵玧其在哪里吗?就是和我一起被送进院的那个男孩,瘦瘦的,长得很白…..请问你知道他....”


 


医院中人见多了生离死别,也就见怪不怪,还是一位知情的护士为他指引了方向。




“就在那个病房,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脱离危险期了。”


 




“谢谢..谢谢...”




得到答案的金硕珍却无力奔去那个病房,他头眩晕得厉害,又因一时激动而脱力,只能瘫倒在地大口喘着气,任由父母将自己扶起。




“太好了,他没事...他没事...”


 


眼泪随着力竭的一刻流出,洗净了不畏生死的无知。




金硕珍哭得胸腔都如同撕裂一般,却又忍不住笑意,活着真好啊,活着真的很好。




只要活着,就还能争取。




死了,才真的万事皆空。无依无靠的魂魄又何谈相守呢。




后来,他每天都去守在闵玧其床边,喃喃自语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父母再也劝不住他了,因为他的眼神太过决绝,死过一次的人毕竟是不同的。


 




“要快点醒过来,不要再睡了,梦里都没有我难道不会觉得孤单吗?”




每次说着这些的时候,金硕珍就觉得自己其实是闵玧其的孩子。




执拗的,任性的,无知的孩子。




希望他能醒来看一看自己,希望他还能吻着自己说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希望他还是那个一往无前爱着自己的少年。


 




这一刻,心愿似乎被上帝听到。




金硕珍终于听到耳边那声沙哑的回应。


 




“..我的梦里,怎么可能..没有你...”




心心念念都是你,朝思暮想都是你,梦里又怎么会没有你的存在。


 






后来,金家父母似乎失去了那个一贯乖巧安静的儿子。




也许是晚来的叛逆,也许是跨越生死的后遗症,金硕珍再也不肯听话,他提出要和闵玧其一起去加拿大留学,如果不可以,他就要跟着闵玧其去流浪,海角天涯都去,从此是生是死都无所谓。


 


胳膊拧不过大腿,金家父母纠结了太久太久,终于在站在窗台边的儿子的一个冷寂回眸中妥协。




总之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比起子女,父母永远做不到太过绝情。


 


 




陪金硕珍出国前,闵玧其沉默着给金家父母跪下磕了三个头,他是骄傲的,也是懂得感恩的。




从此,两人就携手度过漫长岁月。


 


而令所有人都吃惊的则是闵玧其在作曲方面的天赋,甚至他本人都吃惊。


 




陪金硕珍就读音乐学院时他一开始是茫然的,毕竟上学时书就没好好读过几本,不曾想居然在辗转一圈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方向。


 




之后的几年,金硕珍和父母的关系却始终淡淡的,电话中也不愿多聊,而闵玧其就总会在这时劝劝他,比如此刻。




他抱着闹起床气的人,低声轻哄着。


 


“他们很惦念你,一会醒了就回电吧。”


 


听着耳边轻柔嗓音哑哑的回荡,金硕珍终于没了脾气。


 




“好。”




他其实不是埋怨自己的父母,而是埋怨自己。




闵玧其的身体再回不到最好的状态,阴天下雨就浑身疼痛,平日也乏力居多。




金硕珍太心疼了,心疼的同时也憎恶着当年那个任意妄为的自己。




就像个怪圈,置气几个来回都得不出好结论。




这种反思也并没有让他的心绪从此平和,而只是更加执拗而已。


 


可他总是愿意听闵玧其的话,也总是选择闹过脾气后主动回归那个消瘦却坚实的怀抱。


 


是他年少时无法躲闪的,也是他成长后越发依赖的。


 






“那我都答应你给父母回电话了,有没有奖励呢?”




伸手去摸对方的下巴趁机挠痒痒,金硕珍小小声的撒着娇。




闵玧其不像他有那么多痒痒肉,本质上就是不怕痒的人,可他还是热衷于这么做。


 




“当然有。”




一个清冽绵长的吻应声而落,堵住呼吸,攥住心绪,浓烈而浪漫。




而窗头的玫瑰正兀自盛放在最好年华。


 




我爱你,




爱你是洁白的,是红艳的。




是明烈的,又是暗淡的。




总归,是生在心头的血,吸取我全部命数。




从此要我,为你而生。


 


END


 


***又结束一篇。其实这文我本来是计划着在第三章时就结束,算一个BE。但后来想想,我还欠糖老师一个美满HE,那这篇姑且就算是了。其实我就真的不太擅长写糖珍,一直在摸索,最后发现写得还是不够好。这篇文看得人不多,谢谢点赞以及评论这篇文的所有人噢,感谢有耐心看完我这么不成熟的作品,么么哒~ 


 


 


 


 


 


 


 



各位,真的是很抱歉 ,原本我说今天发《秋天的记忆》的,但今天实在是太忙了,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将他完成了,实在是对不起,不过我一定会尽快将他完成的,实在是对不起大家。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晚上回来迟了,明天发,先发个预告。

你说

校长姜丹尼尔x高三颜狗赖冠霖

丹罐

04

     

                      ‘’冠霖,你来了。‘’赖冠霖的眼睛被蒙住了,眼前是一片漆黑,眼睛上的那双手赖冠霖肯定是丹尼尔的手


                          不知是因为视野被蒙住的原因,还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校长靠自己太近,赖冠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蹦出来了一样。


                          赖冠霖抓住蒙住自己眼睛的手,‘’校长,你找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啊。‘’姜丹尼尔将手从赖冠霖眼睛上拿下来。


                         突然的强烈光线让赖冠霖睁不开眼睛,当赖冠霖睁开眼的一瞬间,姜丹尼尔微笑着看着赖冠霖。


                       ‘’冠霖你长得真好看。‘’赖冠霖也看着姜丹尼尔的眼睛,‘’校长你也好看‘’。


                         姜丹尼尔慢慢走近赖冠霖,赖冠霖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男人突然上前让赖冠霖乱了手脚,姜丹尼尔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校长,你。。你。。干嘛‘’,赖冠霖的背抵到了墙上,姜丹尼尔玩味的看着赖冠霖,‘’怎么,害怕了。‘’


                        ‘’谁说的,才。才。。没有‘’,姜丹尼尔的脸慢慢靠近赖冠霖,赖冠霖紧紧闭上了眼睛,就在姜丹尼尔要亲上赖冠霖时


                           ‘’叮。。。叮叮叮‘’。赖冠霖猛地推开姜丹尼尔,‘’校长。。校长上课了,我要走了‘’,赖冠霖用他自己最快的速度打开门,跑了出去。


                            赖冠霖靠在走廊的墙上,捂住胸口心脏的地方,‘’怎么办,校长他。。。‘’姜丹尼尔看着打开的门,笑了出来,笑的脸都皱在了一块。


                           ‘’赖冠霖,胆挺大的啊,敢推开我啊,这小孩太可爱了‘’。赖冠霖回到教室,老师还没来,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赖冠霖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好后悔啊,没亲到啊。。。。。。可恶‘’,想到姜丹尼尔靠近自己的画面,赖冠霖不争气的红了脸。


                         在经过早上的事后,下午赖冠霖都没有再见到姜丹尼尔,晚上晚自习,赖冠霖和朴佑镇在食堂吃完晚饭后,打闹着回到教室,赖冠霖拽着朴佑镇去了校园里的小商店,买了几包软糖。


                       赖冠霖喜欢在老师上晚自习时,偷偷在下面吃着软糖,铃声响起,赖冠霖将买好的软糖藏在抽屉里,语文老师便进来了。


                      ‘’各位同学,因为你们班主任今天有事情,没办法给你们上晚自习,我要到别的班帮其他老师代课,所以今天校长来监督我们班的晚自习,现在晚自习开始。‘’


                         赖冠霖在听到校长两个字时,猛地抬头,一双葡萄一样大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姜丹尼尔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各位同学,今天我来监督你们的晚自习,请大家遵守纪律,大家开始写作业吧,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姜丹尼尔话音刚落,就有人举了手,姜丹尼尔迈着自己的大长腿向那位同学走去。


                             ‘’我的天,校长腿好长啊‘’,‘’是啊,是啊‘’,‘’以后我男神就是校长了‘’,‘’加1‘’,‘’加1‘’


                               看着姜丹尼尔微笑的给其他同学讲题,赖冠霖有些不开心,他拿出软糖撕开包装,因为有些气愤,撕的声音有些大,一时间赖冠霖又一次接收所有的目光洗礼。


                              他看到姜丹尼尔也看向他,将头埋进书中,一会儿,大家便各忙各的了,赖冠霖小心翼翼的将手伸进课桌中,碰到软糖袋,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颗,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每人后,放进了嘴中。


                            糖味便立刻在嘴中扩散,赖冠霖开心的笑了笑,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赖冠霖同学你在干嘛。‘’赖冠霖怔了一下,转过头看见姜丹尼尔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赖冠霖象征的向姜丹尼尔笑了一下,‘’呵呵呵,校长,我。。我没干什么啊‘’,‘’交出来‘’。


                           其实姜丹尼尔老早就看见赖冠霖在鬼鬼祟祟做着小动作,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便忍不住走进了,没想到这小孩竟然在下面偷偷吃糖。


                          作为一个合格的校长,当然要阻止学生上课吃东西了,绝对不是咱们校长自己想吃。


                          当赖冠霖交出所有软糖后,姜丹尼尔满意的笑了笑,便自己坐到讲堂上边吃软糖边玩手机了。


                                     晚自习还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详情请见第五章 



                                                                                                   敬请期待


             

你说

校长姜丹尼尔x高三颜狗赖冠霖

新手开坑

大爱丹罐

03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在经历早上升旗仪式后,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学校的新校长,赖冠霖想想就激动。


                   ‘’赖冠霖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赖冠霖正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被老师突如其来的问答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


                      教室十分的安静,所有的同学都在等赖冠霖回答问题,朴佑镇将头微微转过来,‘’课本第六页第一段句子。‘’


                       赖冠霖这才回过神,捧起课本读了起来,姜丹尼尔因为呆在办公室里太无聊了,所以打算在学校转一圈,看看校园的风景,正好走到初三教学楼,想起今早那个公交车上的男孩,在升旗台上正好注意到那个男孩是高三部的。


                    姜丹尼尔从楼上走到楼下,从14班走到2班,终于在二班的后门口看见了赖冠霖,小孩在一群学生中十分扎眼,姜丹尼尔走来时正好看到赖冠霖用磁性又好听的声音读着英语课文。


                  姜丹尼尔不禁有些着迷,就定定的站在后门口。‘’嗯。不错坐下吧,下次上课要认真听,不要开小差。‘’赖冠霖如释重负的呼出了一口气,却在坐下时看了一眼后门口。


                 高挑的身材笔直地站在后门口,阳光照耀着这个男人,栗色的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耀眼,眼角的泪痣,弯弯的眼睛,这是赖冠霖眼中的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看着赖冠霖,赖冠霖看着姜丹尼尔,赖冠霖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窗外的枫叶缓缓落下,落在地面上,风像是在和它开玩笑又将它吹向天空。


                ‘’下课来我办公室。‘’赖冠霖看见姜丹尼尔那好看的唇形动了动,等他再回过神时,姜丹尼尔已经走了。‘’他是约我了吗。‘’‘’叮叮叮。。。。。‘’期待已久的铃声终于响起了,赖冠霖在老师宣布下课后冲出了教室,向着三楼的校长室跑去。


                   姜丹尼尔离开后,回到了校长室,坐在自己的大椅子上,头重重的朝后仰,‘’我为什么对那个男生那么关心呢、‘’姜丹尼尔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赖冠霖那张好看的脸,还有赖冠霖读英语时磁性的声音。


                 ‘’下课了呢。‘’姜丹尼尔自言自语道,嘴角确实自己不曾意识到的微笑,脸上满是期待。


                    ‘’叩叩叩。。。‘’校长我进来了,赖冠霖走进校长室,姜丹尼尔却不在,赖冠霖失望的想打开门回去,一双手拉住了自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赖冠霖感到不安,‘’是谁,是丹尼尔校长吗‘’。


              姜丹尼尔到底去哪了呢,赖冠霖在校长室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详情请见第四章


                                                                                                 敬请期待


                               我爱哥哥和弟弟,霖霖和丹尼。

你说

校长姜丹尼尔x高三颜狗赖冠霖

新手开坑

大爱丹罐

不喜勿喷

02

        升旗台前,校领导都庄严的站立着,一个接一个的班级进入个班所在的位置,赖冠霖不耐烦的跟着前面人的脚步,脑海中却还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冠霖,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早上就一直走神。‘’朴佑镇还是不放心的看着赖冠霖

         

          ‘’没事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赖冠霖用手试图遮住头上太阳光的热量,所有班级都到达了,校领导站在升旗台前,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言,所有人都十分期待的校长终于来了。


              ‘’下面演讲的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校长,这位校长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十分的牛啊,大家要好好学习啊,现在已经博士学位攻到手了,因此我们学校十分荣幸能拥有这样一位新校长,下面有请新校长。‘’


                   台下掌声不断,还有男生大呼小叫,女生们都在窃窃私语,赖冠霖倒是没什么兴趣,他现在只想快点结束开学仪式,刚才那个头顶校领导讲的可真多,腿都要站麻了。‘’唉。。。校长呢,怎么还没来,开玩笑啊。‘’因为校长迟迟不出现,底下发出阵阵不满声,校领导们也感到奇怪,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时一个男人从楼上走下来,‘’哒。哒。哒。哒‘’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大家的目光开始看着这个男人,吵闹声渐渐停了下来。‘’哇。。。。。。‘’,随着一阵惊呼,底下的女生们都开始尖叫,男生都忍不住打量着这个男人,赖冠霖被吵闹声吓一跳,抬起头,看向升旗台,因为身高优势,赖冠霖眼睛里的瞳孔突然变大,他睁大了他的眼睛。

 

                ‘’我去,什么情况,这不就是公交车上的那个男人吗,天啊。‘’‘’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校长,我叫姜丹尼尔。‘’随着姜丹尼尔的话语刚落下,女生都开始尖叫。

                 ‘’我的天啊,新校长怎么这么帅啊,麻麻,我爱上他了。‘’你死心吧,他是我的‘’,‘’他刚才看我了对吧‘’,‘’是你看错了,他看得明明是我‘’,‘’有没有觉得他特别像韩国组合wanna one的center姜义建‘’,‘’哇。。。好像好像‘’。


                   ‘’完了,我校草地位不保了‘’‘’呵呵,人家就算没来,你也不是校草好吧‘’,‘’我的天,你看他那个身材,那个大腿肌肉线条,太性感了,他是天天举铁吧,我想摸一摸他的腹肌‘’,‘’校长,你能不能嫁给我‘’。


                      赖冠霖还是没能从他是他们学校校长这个消息出来,姜丹尼尔扫视一圈,看见赖冠霖呆愣愣的看着他,对赖冠霖微微一笑,赖冠霖看见了这个笑容,脸再一次低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再次看向姜丹尼尔,他为什么笑得那么好看啊啊啊啊。


                      在姜丹尼尔的一番演讲后,每个人都被姜丹尼尔的颜值、声音、以及这一番演讲所折服,连校领导都为之折服,赖冠霖的视线在姜丹尼尔出现后就一直在他身上,姜丹尼尔在说最后一句‘’请多多指教‘’时眼睛一直盯着赖冠霖,赖冠霖在心中默默地答应。


                         ‘’我也十分期待和你以后的相处呢,姜校长。‘’


                                                                       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期待评论区的评论,我想看看你们对这篇文的想法,有什么不好就请提出来,我十分乐意接受批评。

       

                                想知道姜校长和赖颜狗会在学院里发生什么事吗,详情请见第三章


                                                                                                    敬请期待

                                    姜义建会有意见的,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篇文


               

你说

校长姜丹尼尔x高三颜狗赖冠霖

新手开坑

因为太爱丹罐了,忍不住开坑了

不喜勿喷

01


‘’哎哎哎,听说没,我们学校要来新校长了。‘’赖冠霖刚进教室门,就听见一群女生堆在一起讲着学校的八卦事,他无奈的撇撇嘴,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将文具袋从书包里拿出来。

      ‘’你小子也真的是不知道等我啊,太过分了,太不仗义了。‘’朴佑镇猛地拍了赖冠霖的肩膀,赖冠霖不满的翻了一个白眼‘’谁让你那么慢,怪我咯‘’,朴佑镇坐到赖冠霖的前面,掉过头来,小声的说‘’听说那个地中海发型老头走了,换了一个新校长,听说长得挺帅的。‘’


          ‘’呵呵呵,你有必要这么小声吗,我来的时候,前面女生声音可大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事,您老能不能大胆一点。‘’朴佑镇也没多在意,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还没等朴佑镇再接话,班主任就进来了,朴佑镇赶紧将头转回来。

             赖冠霖趴在桌子上,回想着早上的一幕幕,讲台上老师的话已经听不清,他像往常一样在车站等车,低着头玩弄着脚下的石子,车子慢慢悠悠的停在赖冠霖的面前,门次啦的一下打开,车子里还是像以前一样拥挤,可今天不一样,刚上车就被拥挤的人流往里面挤,赖冠霖突然闻到桃子的清香,眼前的男人有一双可爱的狗狗眼,眼角的泪痣十分显眼,让人忍不住触碰一下,黑色西装裤包裹着他若影若现的大腿肌,白色衬衫配着红色的领带,赖冠霖不禁被眼前的男生吸引,接着人流,挤到男人的身边。


            男人注意到他灼热的视线,看着赖冠霖,对他微微一笑,赖冠霖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热,转移了视线,看向了另一半,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男人也一直盯着他,男人靠在窗上,半眯着眼睛大量着赖冠霖,注意到他胸前的校徽,思考着什么,车突然急刹,赖冠霖一个没站稳向前倒去,男人扶住他的腰将他向前带,两个人的s身体紧贴在一起。


          车上的人们发出不满的声音,司机只好道歉‘’抱歉抱歉。‘’

‘’哎哟,真是的,怎么开车的,差点摔死我了。‘’赖冠霖却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眼中,脑海中,只有这个男人。男人坏心眼的贴近赖冠霖的耳朵,吐出阵阵热气‘’小心点哦,摔倒了可不好。‘’


          赖冠霖只知道他被人流挤下车,走之前还望向了那个男人,下了车,脑海里满是那个男人的笑容和诱人的声线。


          ‘’冠霖,冠霖,醒醒了,别睡了,要开始开学典礼了‘’。朴佑镇担心的看着赖冠霖,‘’你怎么睡着了,是不舒服吗?‘’,赖冠霖摇了摇头,站起来,‘’走吧,我没事‘’。

       

              ‘’什么时候我能再见到那个男人呢‘’?

           想知道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出现吗,详情请见第二章

                                           敬请期待

      

新手上路
勿喷
ooc
喜欢点赞,谢谢